当前位置:卡萨网络国学司马光所作的《南园饮罢留宿诘朝》,抒写居洛时留宿南园的感受
司马光所作的《南园饮罢留宿诘朝》,抒写居洛时留宿南园的感受
2022-09-21

司马光,字君实,号迂叟,北宋陕州夏县涑水乡人,世称涑水先生,他是北宋政治家、史学家和文学家。他在学术上最大的贡献就是主持编写了《资治通鉴》。下面跟趣历史小编一起了解一下司马光所作的《南园饮罢留宿诘朝呈鲜于子骏范尧夫彝叟兄弟》吧。

南园饮罢留宿诘朝呈鲜于子骏范尧夫彝叟兄弟

司马光 〔宋代〕

园僻青春深,衣寒积雨阙。

中宵酒力散,卧对满窗月。

旁观万象寂,远听群动绝。

只疑玉壶冰,未足比明洁。

译文及注释

译文

偏僻的南园让人仿如身处春深时节,多日积雨停歇后,寒气袭人衣裳。

半夜里酒力散尽我悠悠转醒,只见满窗皓月正与卧处相对。

近看四周景象一派沉寂,远听各种动物也已悄无声响。

我真疑心玉壶中晶莹的清冰,也不会比这景象更澄净明亮。

注释

南园:洛阳某处园林。或说即司马光洛阳府第花园。诘(jié)朝:次晨。鲜于子骏:鲜于侁(1019-1087年)字子骏,阆州(今四川阆中)人。仁宗景祐五年(1038年)进士,历官至集贤殿修撰。范尧夫(1027-1101年):范仲淹次子范纯仁,仁宗皇祐元年(1049年)进士。哲宗朝曾拜相。彝叟:范仲淹第三子范纯礼(1031-1106年)字,曾以龙图阁直学士知开封府,擢尚书右丞。

青春:即春季。

阕(què):终,止。

万象:指自然界的一切事物、景象。

群动:指宇宙间的一切声响,陶渊明《饮酒》诗:“日入群动息,归鸟趋林鸣。”

玉壶冰:比喻晶莹、澄澈、高洁。

未应:一作“未足”。

创作背景

鲜于侁、范纯仁、范纯礼三人与司马光皆有交谊。按末两句之意,这首五言古诗当写于宋神宗熙宁年间(1068—1077),王安石变法以后,司马光处于政治上不得志的时期。一个春日的晚上,诗人与鲜于子骏、范氏兄弟聚饮南园,饮罢便留宿在那儿。夜半酒醒,写下这首诗,次日早晨(诘朝)呈送给子骏等三人。

赏析

此诗抒写居洛时留宿南园的感受。先写因园林偏僻,青草生遍,再写久雨初停,夜凉袭人。夜半酒醒,卧对满窗皓月,看万象俱寂,听群动皆息,此时的月下清景如同玉壶冰一般明洁,作者浸润其间,心灵也正一样地明洁,这是诗人借景喻怀。作者一直坚持自己的政见,不肯苟且迎合,以玉壶冰自况正见其高洁品格。此诗艺术上未见特别出色,以含蕴深婉启人深思。

开首两句写时节。时当初春,诗人却觉得春深,是因为置身于偏僻的南园之故。连绵春雨方停,觉得身上衣裳有些难以抵挡这料峭春寒。

中间四句写夜半酒醒。在这雨后添寒的夜晚,诗人与好友相聚,痛饮一番后,酩酊大醉。夜半酒力发散,方才清醒过来。睁开眼睛一看,只见满窗皓月正与他的卧处相对,十分晃眼。沉醉中醒来,再难成寐,于是便游目旁观,侧耳远听,但见万象寂然,群动俱歇。

有心事的人往往如此:狂欢的时候,可以把一切都抛在脑后,然而一旦孤身独处,尤其是寂寂长夜难以成眠的时候,心头就会一阵阵地泛起涟漪。此时诗人便正处于此种心境中。他是想起了朝廷中那场关于变法的纷争。当初他在神宗面前与王安石争得很激烈,还给王安石写过两封信进行劝阻,可是王安石不听,皇帝也支持王安石,新法终于推行了,他想:我如此喋喋不休,难道是为了自己?还不是为了社稷、为了君王吗?司马光并不认为王安石的新法有进步意义,而他本人也认为自己是出于一片忠心的,因此最末两句便道:“只疑玉壶冰,未应比明洁。”南朝诗人鲍照《代白头吟》中说:“直如朱丝绳,清如玉壶冰。”后人便以“玉壶冰”来比喻高洁清白的品格,以后还有盛唐诗人王昌龄,他用“一片冰心在玉壶”(《芙蓉楼送辛渐》)来自比喻光明澄澈的品德,然而诗人在这里却说:我只怀疑“玉壶冰”这个比喻,还不足以用来比拟自己的明洁的品性和操守。这最末两句的点睛之笔,表白了诗人的心迹,也向朋友们流露了压抑于内心的一缕淡淡的委婉曲折之情。

此诗虽然寄慨很深,却出之以淡笔,由景而情,缓缓道来,语言显豁,不事藻饰,因而不显得抑塞,而仍有一种清新之感。

卡萨网络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1587901230